这三首诗写于1900年,从这三首诗中,鲁迅先生既表达了兄弟拜别的哀痛,又表达了对兄弟们的。做为兄长,鲁迅可谓竭力尽长兄之责。

  仲弟次予去春留别元韵三章,即以送别,并索和。予每把笔,辄黯然而止。越十余日,客窗偶暇,潦草成句,即邮寄之。嗟乎!登楼陨涕,豪杰未必忘家;执手消魂,兄弟竟居异地!深秋明月,照逛子而更明;寒夜怨笳,遇羁人而增怨。此情此景,盖未有不悄悄以悲者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