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首诗是1949年11月1日为留念鲁迅先生逝世13周年(1949年10月19日)而写的,因而副题目是“留念鲁迅有感”。可是这首诗不只是纯真写对鲁迅先生的纪念,而是以高度浓缩归纳综合的诗句,总结了两种人、两种人生选择和两种人生归宿,讴歌了鲁迅先生甘为孺子牛的终身,抒发了对那些为人平易近而活的人们由衷的赞誉之情。通篇利用对比,正在彼此的对照中将现实世界中两种判然不同的生命体例及其汗青成果艺术呈现。